印度创投圈最大狗血剧!融资3亿美元,高管欠薪跑路

文章目录
印度创投圈最大狗血剧!融资3亿美元,高管欠薪跑路印度创投圈最大狗血剧!融资3亿美元,高管欠薪跑路,未来独角兽顷刻倒下

  [猎云网]1030日报道 (编译:Patient

  8月17号一则关于印度电商平台AskMe停止运营的重磅消息使整个科技行业为之一震。似乎这家融资3亿美元资金,被吹捧为未来独角兽企业的数字化电商平台一夜之间就走向了末路,而事实上这家公司的问题早就存在,倒闭并非一日之寒。

  该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并没有揭开业务下行的事实真相。他们也没有正式宣布公司业务暂停,仍然让公司员工们和供应商徒劳等待着报酬和应支付费用。这就是电商AskMe状况恶性循环的传奇案例。

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AskMe前公司高管表示,当电商行业在印度蓬勃发展时,AskMe并没有集中注意力于公司的业务。

  他还说AskMe手中有很好的产品,Yelp是美国知名的点评网站,他们希望将自己的产品打造为印度的Yelp,但是他们却在中途遭受到了来自公司高层的阻力,他们的产品计划并没有得到专业化地运作,最后的成果根本不符合他们原有设想。

与Getit

  AskMe身上有着Getit Infoservices的影子,后者是30多年前创立的一个以目录形式提供买卖双方名单的商业平台。当Astro Overseas的下属公司——Astro Entertainments Networks投资Getit近1500万美元后,Getit正式上线运营。在2013年3月,它收购了Infomedia Yellow Pages与AskMe。就此Getit想要利用手里的中小企业数据建立一个电子商务平台,名为AskMe Bazaar。

  Getit将数以百万的的无组织的小商贩整合到自己的平台上,这些商人都没有任何正式目录以作担保,没有标准价格也没有条理分明的存货清单。

  另一个公司高级雇员称训练、教育这些商贩如何使用在线市场平台并不容易,事实上,他们无法实时得到资金是一个大问题。这些商贩也没有物流保障,因此Getit不得不参与货运流程,这无疑增加了公司支出。

印度创投圈最大狗血剧!融资3亿美元,高管欠薪跑路

邮件问题

  Getit Infoservices经营着AskMe的公司业务,而他的CFO Anand Sonbhadra于8月17号发送给特定员工的邮件却暴露了公司的财务困境。

  该邮件指导那些特定员工去禁用公司网站上的交付和支付选项。但是邮件内容泄露引发了员工对公司可能濒于破产的恐慌反应。

印度创投圈最大狗血剧!融资3亿美元,高管欠薪跑路

  8月23号,AskMe中止了与招聘机构Innov的合同,后者曾是AskMe招募送货员业务的外包商,然而AskMe公司的4000名员工却没有得到任何正式通知。从AskMe职员身上收集得到的消息来看,AskMe的员工们最近收到的正式通知是一封告知员工只需在家工作,不需要去公司报到的邮件。就现在来看AskMe的行事意图已十分明显,如果他们解雇了手下员工,根据雇佣合同,他们就必须支付遣散费。这意味着AskMe手下仍然还有4000名正式员工,而自8月以来他们并没有收到任何工资。

  外媒联系了几位员工,他们表示正考虑走法律途径索取薪水。

  为了索取应得的薪水,许多愤愤不平的员工开始聚集在一起集体讨薪,这其中就包括在脸书上公开羞辱AskMe的群体。与外媒进行接触的两个讨薪团体称准备起诉Getit和Astro。很多接受采访的员工表示他们试图辞职,但没有人接受他们的辞职报告,所有的公司高管都已经放弃了公司,无处可寻。

  两名公司经理称AskMe的CEO Kiran Murthi与Getit的CFO Anand Sonbhadra早在6月就不曾在办公室露面。Murthi和Sonbhadra都拒绝接受外媒的采访。

  此外,三名董事Khader Bin Merican,、Hishan Zainal Mokhtar和Ashok Rajgopal也在6月突然递交了辞呈。

  一名员工告诉外媒,直到9月一些员工还能联系到AskMe联合创始人Sanjiv Gupta,对方一再保证风波会尽快平息,然而现在已经无法再次联系到Sanjiv Gupta了。

  有趣的是,Sanjiv在8月中旬曾发表声明指责公司唯一大股东Astro逃避责任,拖欠薪酬账款,弃公司于不顾。此外Sanjiv还针对Astro,就管理层被投资者以各种理由抵制的状况提出了管理层收购要约。

收购与否?

  在Gupta于6月给出的收购方案中,Gupta向持Getit 98.3%股份的Astro提供了两个交易选择,3000万美元或者5000万美元的收购价,以此作为Getit 的资本输注,代替7650万美元的关闭成本。

  虽然Gupta没有就Astro发送的邮件予以回复,Astro回应称如果此次收购可行的话,方案中就不会提到要求Astro追加额外投资。这就是为什么收购没有成功的主要原因。

  Astro称7650万美元的关闭成本与谈判条款毫无关系,因为Astro在谈判中已了解Sanjiv Gupta的目的,他企图将AskMe作为一个正常运转的企业来卖出高价。

  为了对Astro施加压力,Gupta还督促AskMe的员工和合作商家直接向Astro索取账款。其中一些人向Astro写信投诉,但是大部分指责都避开了投资者。

  但是AskMe的崩盘并不是偶然,据一名公司高管透露,早在2015年Astro就告知Getit的管理层,他们将不准备继续提供资金,Getit的管理层应该尽力寻找其他替代手段,比如寻找其他潜在的投资者来筹集资金。Astro在一份邮件证实了该事,早在2015年9月,Astro就表明它将不会资助Getit公司业务,Astro先前注入的资金将保持Getit业务运行直到其找到新的投资者。

印度创投圈最大狗血剧!融资3亿美元,高管欠薪跑路

  Astro基于独立顾问给出的AskMe业务过于冒进而不具竞争力的结论,做出了上述决定。据说Astro曾警告过AskMe管理层要缩减业务,暂停交易。彼时距AskMe的问题爆发尚有近一年时间。

  Astro在邮件中称,独立顾问在业务报告中指出AskMe的商业计划不仅过分冒进,与竞争者相比没有竞争力,而且没有切实削减成本。此外顾问还认为基于目前情况,AskMe业务前景惨淡,公司有破产的可能性。

  董事会考虑了独立顾问给出的意见,指示AskMe管理层缩减业务并暂停交易,但是AskMe管理层并没有听从董事会的指示。

  Astro于8月发表声明,驳斥了Gupta对其的指控。该声明称公司投资Getit超过3亿美元,但是Gupta为首的管理层却不能帮助公司盈利,未能达到双方先前协定的绩效目标。总部位于吉隆坡的投资公司明确对Getit管理层经营AkMe的方式表示不满。

访问量下降

  早在一月份,该公司网站访问量就急剧下降,每天仅有1000次点击量。移动部门经理透露,仅二月份订单量就减少了90%。一位高管表示这是因为公司早已暂停交易。

  AskMe Bazaar供货商表示,AskMe早在2015年11、12月就开始拖欠账款,但是Gupta向他们保证称一切正常,拖欠账款是暂时现象,不需要过分担心。

  从经营额来看的确没有必要担心AskMe状况。2015年9月AskMe Bazaar每日交易额达100万美元,而它在2月的估值超过了5亿美元,AskMe正以自己的方式朝着独角兽的目标而努力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印度三家电商巨头Flipkart、Snapdeal、Shopclues与印度移动支付平台Paytm分别在2012年、2014年、2016年、2015年达到了10亿美元的估值。

  我们主要根据交易额或总商品价值判定一家电商公司是否成功,但是专家认为这种判断指标并不准确。真正的判断指标应该去看收益与净利润。Getit在2014年3月的的运营收入从2013年的370万美元涨至630万美元,在同一时期内,它的亏损额也从1470万美元升至2700万美元。在2015年3月,亏损额扩大至4500万美元,与之相对的是收入额只有640万美元。

  在印度的销售旺季,该公司每月却要烧掉1000万美元。一位高级管理层的营销负责人称他们知道公司正在烧钱,但是他们的建议从不被采纳,因为Gupta是唯一能与Astro进行接触的人。

  该负责人称他们不知道Astro的具体指令,只能被动接受Gupta的管理,而这无疑是公司一大麻烦。

  投资者认为Sanjiv Gupta必须对公司目前状况负责,Astro也称Sanjiv Gupta从未完成过他提交的绩效目标。

  管理层知道Astro与AskMe的业务运行以及Gupta的管理风格间存在问题,但是在投资者撤回资金的5个月前他们还增加了Gupta的报酬。Astro没有否认事件的发展状况,但是拒绝就此发表评论。

  在2015年Astro对管理层给出警告后,Gupta开始寻求新的投资者。

  另一个公司高管称,Gupta已成功向总部位于加尔各答的Emami筹到1亿美元的资金并在一月份签署了相关文件,但是投资者在电商Flipkart市值下降后撤回了投资。

  根据有关人员消息称,有两个来自中国与美国的投资者带来了价值1亿美元的投资,但Astro并没有就中国投资者的要求予以回应,看起来Astro并不想出售股份。此外,美国的投资者则放弃了投资意向,因为Astro涉及电信交易,被印度中央调查局起诉。

即将来临的听证会

  由马来西亚亿万富翁T Ananda Krishnan领导的Astro Group,通过旗下的Astro Overseas Ltd、Astro Entertainment Network Ltd和下属公司Maxis Communication,在数字媒体、互联网企业和印度电信业领域进行了投资。面对当前的法律纠纷,Astro将Maxis Communication下面的电信运营商Aircel与Anil Ambani领导的电信公司Reliance Communication进行合并,并开始清退其他规模较小的数字投资公司。

  截至六月,Astro一直在忙于稀释业务、收回投资。公司于七月任命Sandeep Vats和Prakash Mishra为AskMe的董事。一位公司高管证实,他们收到的基本指令是达成和解并停止有关业务。

  在其他投资者纷纷退出投资的情况下,Gupta试图自己给出报价来收购Getit以挽回局面。从那时起,他已经给出三次报价,在九月又给出了最新报价。Gupta企图以少于1亿美元的出资额来收购管理层。

  8月31日法庭判定双方维持现状并要求Astro不得退出AskMe,随后Gupta给出了最新的报价。在此之前,Gupta曾指责Astro逃避责任,不愿接受关闭成本。

  另一方面,Astro表示在过去的6年里它投资Getit近3亿美元,并扬言要进行司法审计,找出公司糟糕发展状况的原因。审理委员会已准备于11月9日就此案举办听证会。

该文章由WP-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

原文地址:http://tech.sina.com.cn/i/2016-10-30/doc-ifxxfysn8113255.shtml

原文链接:,转发请注明来源!

发表评论

要发表评论,您必须先登录